殊死的较量:长征战役战斗

编辑:葬身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4-07 04:28:36
编辑 锁定
红军在长征途中同围追堵截的百万国民党军展开了殊死的较量,用生命和鲜血谱写了气壮山河的英雄史诗,创造了世界战争史上的伟大奇迹。《殊死的较量:长征战役战斗》在系统收集红军长征期间战役战斗史料的基础上,精选了其中的49次,按时间先后顺序编排,分别记述和介绍了战前背景、战斗经过、作战结果及历史意义,并配有26幅作战要图。
书    名
殊死的较量:长征战役战斗
出版社
国防大学出版社
页    数
382页
开    本
16
品    牌
国防大学出版社
作    者
李世明 田修思
出版日期
2012年6月1日
语    种
简体中文
ISBN
9787562619949

殊死的较量:长征战役战斗内容简介

编辑
《殊死的较量:长征战役战斗》中这些精彩纷呈、影响深远的战役战斗,充分表现了党和红军正确的军事路线和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,充分体现了毛泽东等老一辈革命家运筹帷幄、用兵如神的高超指挥艺术,充分展示了广大红军指战员英勇顽强、不怕牺牲的英雄气概和大无畏精神。

殊死的较量:长征战役战斗图书目录

编辑
信丰战斗:突破国民党军第一道封锁线
  汝城战斗:突破国民党军第二道封锁线
  郴县、宜章战斗:突破国民党军第三道封锁线
  湘江战役:突破国民党军第四道封锁线
  独树镇战斗:突出重围的遭遇战
  强渡乌江:背水一战从飞渡
  土城战斗:四渡赤水的前奏
  遵义战役:长征以来第一大胜仗
  四渡赤水:毛泽东的“得意之笔”
  鲁班场战斗:失利的攻坚战
  嘉陵江战役:强渡江河的模范战例
  老木孔战斗:精心设伏的成功战例
  东川战斗:不战而屈人之兵
  金沙江战斗:巧妙的渡江行动
  德昌战斗:打开通往彝区的门户
  越西战斗:巧摆迷阵钳制敌军
  强渡大渡河:撕开蒋介石防线上的缺口
  泸定桥战斗:抢先飞夺铁索桥
  夜村战斗:狭路相逢勇者胜
  懋功战斗:扫清障碍迎会师
  荆紫关战斗:出奇制胜的奔袭战
  袁家沟口战斗:疲惫敌人的伏击战
  毛儿盖战斗:协同作战的战例
  板栗园战斗:声东击西的伏击战
  慕家塬战斗:首战晋绥军告捷
  定仙境战斗:探囊取物进攻战
  四坡村战斗:绝路逢生歼强敌
  包座战斗:打开北上通道
  腊子口战斗:奇袭巧取破天堑
  劳山战役:围点打援牵“牛鼻”
  青石嘴战斗:首打敌骑获全胜
  白杨城战斗:出敌不意的伏击战
  绥崇丹懋战役:锐不可当的进攻战
  吴起镇战斗:击溃“二马”切“尾巴”
  天芦名雅邛大战役:南下浴血奋战受挫
  榆林桥战斗:军事打击与政治争取的范例
  突破澧水、沅江封锁线:红2、6军团长征第一仗
  直罗镇战役:建立革命大本营的“奠基礼”
  平越战斗:夜袭敌人的成功战例
  扎佐、鸭池河战斗:瞒天过海过乌江
  将军山战斗:灵活机动得胜利
  东征战役:扩大政治影响的军事行动
  乌蒙山回旋战:连走带打寻机歼敌
  来宾铺战斗:出其不意的反击战
  六甲阻击战:挫败滇军锐气的关键一仗
  宾川战斗:打通丽江与大理的通道
  西征战役:扩大和巩固陕甘苏区
  甘南战役:创造三军会师的有利条件
  山城堡战役:长征的最后一仗
  编后

殊死的较量:长征战役战斗后记

编辑
为深入贯彻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精神,促进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,大力弘扬伟大的长征精神和长征文化,成都军区组织编写出版了《历史的决策——长征重要会议》、《催征的号角——长征诗词歌曲》、《指路的明灯——长征标语口号》、《殊死的较量——长征战役战斗》四册长征文化系列丛书,作为构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通俗读物,以飨读者。
  红军在长征途中同围追堵截的百万国民党军展开了殊死的较量,用生命和鲜血谱写了气壮山河的英雄史诗,创造了世界战争史上的伟大奇迹。本书在系统收集红军长征期间战役战斗史料的基础上,精选了其中的49次,按时间先后顺序编排,分别记述和介绍了战前背景、战斗经过、作战结果及历史意义,并配有26幅作战要图。这些精彩纷呈、影响深远的战役战斗,充分表现了党和红军正确的军事路线和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,充分体现了毛泽东等老一辈革命家运筹帷幄、用兵如神的高超指挥艺术,充分展示了广大红军指战员英勇顽强、不怕牺牲的英雄气概和大无畏精神。
  编写过程中,参考了红军长征有关专著和史料,中央党史研究室、军事科学院、国防大学有关专家参与了书稿审核,在此一并表示衷心感谢!

殊死的较量:长征战役战斗序言

编辑
波澜壮阔的战争奇观
  长征是革命与反革命两种力量、光明与黑暗两种命运的一场大搏斗,是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工农红军创造的人间奇迹,是中华民族一部惊天动地、震古烁今的战争史诗。在长达两年时间里,国共双方统帅部斗智斗勇,摆兵布阵,共进行了大大小小的战役战斗1000余次,其中规模较大的战役战斗600余次,师以上规模的战役战斗120余次。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共中央、中革军委审时度势,运筹帷幄,率领红军指战员英勇战斗,顽强拼搏,克服一个个困难,闯过一个个险关,取得一个个胜利,演绎了人类战争史上的壮丽奇观。
  长征战役战斗,创造了红军灵活机动、以弱胜强的光辉范例
  古代兵书说:“善将者,其刚不可折,其柔不可卷,故以弱制强,以柔制刚。”以弱小力量战胜强大敌人,以小的代价换取大的胜利,是历代兵家的得意之作,更是红军的优良特长和经典战法。长征中,敌我双方对垒,总的态势是敌强我弱:一边是围追堵截的国民党百万大军,拥有飞机、汽车、大炮等先进武器装备,人多势众,处于强势;一边是战略转移的20万红军,以步枪、大刀为主,缺少重武器,靠双脚走天下,兵力、装备均处于弱势,而且处于无后方依托的流动作战中。面对强大敌人,红军如何走出困境、以劣胜优、以弱胜强?1935年1月,中共中央在贵州遵义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,确立了毛泽东在党中央和红军中的领导地位,解决了党内所面临的最紧迫的组织问题和军事问题,结束了以王明为代表的“左”倾教条主义的错误领导,红军在以毛泽东为核心的中共中央、中革军委指挥下,遵循正确的作战指导原则,充分发挥运动战的优长,把“打”与“走”科学结合起来,用“走”创造战机,以“打”开辟道路,“打”则使敌闻风丧胆,“走”则让敌望尘莫及;以暂时放弃局部利益的策略保全全局利益,在运动中抓住战机,歼敌一部,又在转移中寻找新的战机,把敌人搞得晕头转向、精疲力竭。正是由于红军运用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,“拖死中央军,打死滇军,脚踏川军”,从而摆脱了被动,争取了主动,以少胜多,以劣胜优,以弱胜强,取得了四渡赤水河、巧渡金沙江、强渡大渡河、飞夺泸定桥、突破腊子口等一系列战役战斗的胜利。
  1935年5月20日,中央红军先遣队司令员刘伯承、政委聂荣臻到达四川西昌以北的泸沽,准备强渡大渡河。由泸沽到大渡河有两条路:一条为东路,经登相营、越西到汉源的大树堡(今属石棉),这是通往雅安、成都的大道,由此渡河对岸就是富林(今汉源县城);另一条为西路,经冕宁到安顺场,这是一条崎岖难行的山道,尤其要通过一向被汉人视为畏途的彝族聚居区。蒋介石判定红军不会走西边的小道,因而将主要防守兵力部署于东路。川军刘文辉第24军第4旅在左,守泸定桥一带,第5旅在右,守安顺场至富林一带。面对敌强我弱的情况,毛泽东和中革军委采纳刘伯承、聂荣臻的建议,采取声东击西的打法,红军主力走西路小道,经冕宁到安顺场渡大渡河;同时以少量部队走东边大道,由红1军团参谋长左权、红2师政委刘亚楼等率领,佯装主力,沿西昌至雅安大道,经越西向富林前进,以转移敌人对安顺场方向的注意力,掩护主力行动。为了迷惑和钳制敌人,确保中央红军主力抢渡大渡河,红l军团决定由红5团担任先遣队,迅速攻占越西。越西城地处川西南部、大渡河支流越西河上游,城墙高大坚固,周围是悬崖峭壁,只有东北角有一个斜坡通道,川康边防军暂编第7师一个营驻扎在此,他们在通道入口的断崖下,设置了屋脊形铺地铁丝网,并在土崖边沿和围墙周围构筑了许多明碉暗堡,阻止红军前进。5月21日,红5团按计划开进,越过小相岭隘口后,以一天急行160里的速度向越西疾进,22日中午抵达越西城。红军以各种火器封锁压制城门敌人的火力点和炮阵地,部队沿着东北角斜坡的通道向城门发起猛烈攻击,经过40分钟的激烈拼杀,突击队员终于冲上了通道,突破了城墙、炸开了城门,红5团指战员随即冲了进去,与守敌短兵相接,白刃格斗,杀得敌人哭天嚎地,伤兵、尸体纵横城墙内外,剩余残敌连忙举出白旗投降。越西进攻战斗,红军巧施迷魂计,歼灭川军1个营大部兵力,有效地吸引了川军注意力,为红1团抢占安顺场、红4团飞夺泸定桥创造了有利条件。强渡大渡河战斗,体现了以少胜多、以劣胜优、以弱胜强,在运动中歼灭敌人的作战原则。
  唯物辩证法认为,一切矛盾着的东西,互相联系着,不但在一定条件之下共处于一个统一体中,而且在一定条件之下互相转化。“强弱无常势”。战争中的强弱之势是相对的,不是绝对的、凝固不变的,而是可变动的,可以相互转化的。我们共产党人的任务,就在于揭露反动派和形而上学的错误思想,宣传事物的本来的辩证法,促成事物的转化,达到革命的目的。长征中,红军牢牢把握战役战斗的主动权,善于运用正确的战略战术,扬长避短,把绝对的劣势转化为不可战胜的强大优势,这是红军取得胜利的一条基本经验,闪耀着辨证思想的光辉。
  长征战役战斗,展示了红军英勇顽强、百折不挠的战斗精神
  人是战争的主体。在敌对双方的互相残杀、充满艰难困苦和生死存亡的严峻考验面前,高昂的士气和勇猛杀敌的精神对于夺取战争胜利具有重要作用,正所谓“两军相遇勇者胜”。特别在以劣胜优、以弱胜强的战争中,战斗精神往往可以弥补军事技术和装备等物质条件的不足,成为战争力量的“倍增器”。长征战役战斗,既是敌我双方枪对枪、刀对刀的拼杀,更是双方精神意志的大较量。一边是中国工农红军为北上抗日、救国救民而战,目的明确,意志坚定,士气高昂,服从命令,听从指挥,不畏强敌,不怕牺牲,不怕武器装备落后,不惧高山阻隔、河流挡道,前仆后继,冲锋陷阵,用鲜血和生命铺就胜利的道路;另一边是国民党军队,为剥削阶级卖命,兵无斗志,军纪涣散,贪生怕死,上了战场,畏缩不前,在烟土、银元的刺激下,在长官手枪的逼迫下与红军打仗,能躲则躲,能逃则逃,逃不了就投降。两种军队,两种状态,精神意志迥然不同,战役战斗的结局也不相同。正如毛泽东所说:“长征是以我们胜利、敌人失败的结果而告结束。”
  长征中,平均每天就有一次遭遇战,每行进一公里就有三四个红军战士献出生命,牺牲的有名有姓的营以上干部多达430余人。红3军团参谋长邓萍喋血遵义城,红25军政委吴焕先血洒四坡村。在损失最为惨重的湘江战役中,负责中央红军殿后的红34师被湘军截断了同主力的联系,师长陈树湘被子弹打中腹部不幸被俘。敌军欣喜若狂,准备诱降。陈师长从担架上苏醒过来,发现落入敌手,便毅然用手从腹部伤口挖出自己的肠子,用尽最后一点力气绞断,壮烈牺牲,年仅29岁。1934年10月7日,红6军团在贵州石歼县转战10多天,陷入湘、桂、黔3省敌军24个团的重重包围,红18师52团800多人,在师长龙云和团长田海青的率领下,奉命断后,掩护军团主力突围。他们在石阡县龙塘镇困牛山一带与敌人发生激战,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,为避免伤害被敌人裹挟的群众,100多名红军官兵砸毁枪支,宁死不做俘虏,集体纵身跳崖,壮烈牺牲。长征中,仅江西兴国县就牺牲12038人,在二万五千里征途上,平均每公里就有一个兴国人牺牲。这是何等悲壮!
  实践证明,不怕艰苦、不怕牺牲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,是战斗力的重要因素。古今中外,任何一支战斗力强的军队,无不有着坚强的意志品质及顽强的战斗作风。战场上的意志品质是敌我决斗的“试金石”,对战争胜负有着重大的影响,谁是最后的顽强者,谁就是最后的胜利者。拿破仑常说“胜负取决于最后五分钟”。军人无论环境多么艰苦,战争多么残酷,都要能够忍受和克制生理上精神上的痛苦,制止可能出现的消极有害行为。“红军都是英雄汉”。长征战役战斗中,红军无论面临多么强大的敌人,面对多么严重的困难,广大官兵都临危不惧,奋不顾身,舍生忘死,冲锋陷阵,展现了压倒一切敌人、困难而不被敌人、困难所压倒的巨大勇气,体现了红军惊天地、泣鬼神的英雄气概。无论军官还是士兵,都有不怕艰难困苦、不怕流血牺牲、战天斗地、百折不挠、勇往直前、浴血奋战的革命精神,这是红军与国民党军的本质区别之一,是取得长征战役战斗胜利的重要基础。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,是广大官兵同强大敌人、艰难困苦进行殊死搏斗的产物,凝结了共产党人和红军战士不懈斗争的成果,展示了共产党人和红军战士顽强战斗的品格,生动体现了真理发展的一般规律。红军正是有了这种伟大的精神,才弥补了武器装备的落后、物质条件的匮乏,锻造出了如此伟大的军队、伟大的战士,创造出了伟大的奇迹。
  长征战役战斗,显示了党和红军领导人运筹帷幄的精深智谋
  孙子曰:“上兵伐谋,其次伐交”,“不战而屈人之兵,善之善者”。运用韬略计谋战胜敌人,是中外战争史上的一条基本规律。长征战役战斗,是以红军为主角演出的威武雄壮的战争活剧。红军面对数倍、有时数十倍于己的敌人,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共中央、中革军委精心谋划,科学指挥,以奇谋方略调动敌人,利用敌人的错觉、麻痹和大意,运用以逸待劳、釜底抽薪、声东击西、调虎离山、金蝉脱壳、围点打援、关门打狗等兵家谋略,指挥红军忽东忽西、忽南忽北、忽进忽退,神出鬼没,时而大踏步前进,时而大踏步后退,为了防御而进攻,为了前进而后退,为了向正面而向侧面,为了走直路而走弯路,大胆地在敌重兵集团之间穿插迂回,牵着敌人鼻子走,把国民党军对红军的战略上的分进合击、改变为红军对国民党军的战役战术上的分进合击,把国民党军对红军的战略上的优势、改变为红军对国民党军的战役战斗上的优势,把封锁转变为反封锁,把防御转变为进攻,把劣势转变为优势,把不利转变为有利,把被动转变为主动,以高度的灵活机动,达到了出其不意、攻其不备的目的。对此,蒋介石感到十分惊恐和恼火,下令部属“对飘忽不定的共军作战必须慎重”。
  “四渡赤水”之战,是毛泽东一生指挥的数百次战役战斗中的“得意之笔”,其商超的韬略计谋表现得出神入化。遵义会议后,红军决定北渡长江与红四方面军会合,由于土城战役没有达到预期的战略目的,毛泽东和中革军委果断决定,放弃由赤水北上,从宜宾、泸州之间北渡长江的计划,避开强敌,1935年1月29日从土城附近一渡赤水,挥师川南,进入四川古蔺县境,随后又转向云南扎西。敌发现红军动向后,急调各路“追剿”军扑向扎西,这样,黔北就暴露出兵力空虚的弱点。毛泽东抓住这一有利时机,决定避实就虚,调动敌人,立即转兵东进,再入黔北,寻机打击尾追的薛岳兵团。2月18曰至21日,中央红军由太平渡、二郎滩等地二渡赤水,向敌兵力空虚的桐梓地区急进。2月24日,红军发起遵义战役,5日内连克桐梓、娄山关、遵义城,取得了中央红军长征以来最大的胜利,极大地鼓舞了部队士气。3月初,蒋介石又重新纠集兵力,向遵义进攻。毛泽东洞察其奸,将计就计,故意在遵义地区徘徊。为引诱敌人,寻找战机,16日,毛泽东指挥红军在茅台及附近地区三渡赤水,再入川南,向古蔺方向前进。蒋介石为防止红军北渡长江,急忙调整部署,前堵后追。就在敌再次扑向川南将要对红军形成包围之际,红军在毛泽东的指挥下,又突然掉头向东,于3月21日在二郎滩、太平渡一线四渡赤水,向南迅速渡过乌江,直逼贵阳。此时,蒋介石正在贵阳督战,见到红军忽然兵临城下,吓得张皇失措,手忙脚乱,六神无主,直冒冷汗,急忙调兵保卫贵阳。毛泽东则利用蒋介石的错觉,虚晃一枪,组织红军绕过贵阳急速向云南挺进。随后,红军“巧布”迷魂阵、“巧得”敌地图、“巧寻”渡河口、“巧获”两渡船、“巧过”三县城,从而巧妙地从皎平渡渡过金沙江,将尾追的几十万国民党军队全部甩在金沙江以南,粉碎了蒋介石妄图围歼红军于川、黔、滇边境的计划,取得了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。《渡金沙江胜利歌》唱道:“金沙江的流水哗啦啦地响,常胜的红军来过江,不怕他水深洪流急,更不怕山高路又长。……铁的红军勇难挡,胜利渡过金沙江,蒋介石吓得大恐慌,帝国主义弄得无主张”。
  1934年11月16曰,红25军奉命从河南省罗山县何家冲出发,撤离鄂豫皖根据地,高举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队的旗帜,开始长征。17日,红25军突然行动,迅速越过平汉线,直抵鄂豫边界的桐柏山区。蒋介石闻讯红25军西进,十分震惊,他判断红25军有经象河关及独树镇、保安寨之间西出的可能,急忙调动30多个团,总兵力七八万人,设下层层包围,前堵后追,企图围歼红25军于西进途中。红25军只有4000余人,面对lO多倍于己的强大敌人,在军长程子华、政委吴焕先、副军长徐海东的率领下,与敌人比智慧、比勇敢、比毅力,最终胜利突破敌人的合围,进入伏牛山区。
  事实说明,谋略是政治、军事斗争的制胜法宝。只有精通文韬武略、足智多谋,方能稳操胜券。红军长征中进行的战役战斗,充满了谋略和智慧,创造了许多以奇制胜、以谋取胜的光辉战例,充分表明以毛泽东为核心的党和红军领导人,具有雄才大略、智谋超群的领导才能和驾驭复杂局面、统帅千军万马、善于“用兵如神”的高超军事指挥艺术。这是取得胜利的重要保证。
  长征战役战斗,为我军履行新的历史使命提供了宝贵经验和启示
  长征中进行的战役战斗,红军无论在决策谋划、作战指挥,还是开展政治工作、组织各类保障和群众支援等方面,都创造了许多成功经验,这是我党我军弥足珍贵的历史财富,经久不衰地流传于世,在建设信息化军队、打赢信息化战争的今天,仍然具有重要的启示、借鉴作用。
  坚定的理想信念是胜利的政治基础。参加长征的红军指战员,都有着远大的理想和抱负,知道当红军是“为了打土豪,分田地”,“为了苏维埃新中国”,“为了实现共产主义”。尽管他们开始还不知道长征的落脚点在哪里,战略转移何时才能结束,但他们深信:“只要跟党走,就有前途,就会胜利。”为了实现伟大的理想,无数先烈战死沙场,很多烈士临终前深情地说:“为革命而死,死而无憾。”历史昭示人们:懂得为崇高理想而奋斗的军队是不可战胜的。一支军队一旦抱定了科学的政治理想,抱定了革命必胜的坚定信念,就有了英勇无畏、不怕苦不怕死的气概,其战斗力是无穷的,就可以战胜任何装备强大的敌人。今天,我们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,建设强大的现代化正规化革命军队,履行新世纪新阶段历史使命,同样面临着诸多挑战和考验。我们只有不断坚定理想信念,强化军魂意识,才能永葆人民军队的性质、本色和作风,更好地担当起党和人民赋予的历史重任。
  正确的作战方针是胜利的根本保证。毛泽东曾经指出:“谁使长征胜利的呢?是共产党。没有共产党,这样的长征是不可能设想的。”长征中,正是党对红军的坚强领导,不断增强了红军的凝聚力、战斗力,使红军能够在极为残酷的战争环境中拖不垮、打不烂,始终立于不败之地。在战役战斗发展的各个阶段,中共中央、中革军委都制定明确的作战方针,作出一系列具体指示和要求。各级紧密结合实际,广泛进行思想发动,用中共中央、中革军委的作战方针统一官兵的思想,引导大家认清作战的目的意义、有利因素,增强克服困难、战胜敌人的信心、勇气和力量。各级领导、机关深入实际,靠前指挥,组织部队缜密地搞好情报侦察工作,深入细致地做好作战计划、战前准备等,做到敌情明、任务明、环境明、打法明,为作战胜利奠定了坚实的思想基础。广大指战员斗志高昂,精神焕发,争先恐后,你追我赶,杀敌热情一浪高过一浪。实践表明,上级的作战方针一为官兵所掌握,就会产生无穷无尽的力量。未来信息化战争,作战的地域、规模、样式、方法与过去有很大的不同,但只要我们坚决贯彻执行党中央、中央军委的作战方针,不折不扣地按照上级的决定、指示、命令办,胜利就有可靠的保证。
  顽强的战斗精神是胜利的重要因素。长征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行军,也不是通常意义的打仗,而是征途漫漫,险象环生,毫不停歇的苦斗。红军指战员凭着对革命理想的执着追求.对革命必胜的坚定信念,面对凶恶强大的敌人和重重险山恶水,以舍生忘死、压倒一切敌人、战胜一切困难的英雄气概,迈开双脚,边行军,边筹粮,边打仗。一路上,天当房,地当床,日晒雨淋,风餐露宿;以坚强的毅力、不胜不休的意志,忍受着伤痛、饥饿和严寒的煎熬,战胜了人间罕见的艰险,一往无前。长征战役战斗的胜利,从本质上讲,是红军不怕牺牲、勇往直前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的胜利。未来信息化战争,武器装备将更先进,科学性、技术性和战争的突然性、残酷性、破坏性将更强,各级要深入开展新世纪新阶段我军历史使命教育,帮助官兵打牢思想基础,激发强烈的爱国热情和卫国激情;开展敌我力量对比,帮助官兵认清正义在我们一边,战场的主动权在我们一边,树立敢打必胜的信心;开展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教育,帮助官兵强化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,自觉克服“恐高”心理,立足现有装备打胜仗。
  紧密的团结协同是胜利的强大力量。高度的阶级友爱和革命责任感,使红军成为一个团结战斗的英雄集体。官兵之间、上下之间、同志之间互相关心、互相爱护、同甘共苦、生死相依。长征中的各路红军实行战略转移虽然是独立进行的,但在长征这块总棋盘上,他们又密切配合,互相支持,协同作战,并非孤军远征。“一切为了前线,一切为了胜利”。每次作战行动,各级、各单位都增强整体观念和全局观念,把人员的组合变成力量的凝结、智慧的集中,紧紧围绕主攻方向和主要任务,领导、机关、部队统一步调,步兵、工兵、炮兵相互协同,主攻、助攻、友邻紧密配合,形成拳头,共同战斗。在此过程中,各路红军先后分别有6次会师,每次会师都成为红军团结战斗的象征。红一、红四方面军懋功会师后,曾发生过张国焘分裂党和红军的严重事件。党中央为了维护党和红军的团结统一,采取“团结—一批评——团结”的方针,同张国焘的分裂活动进行了坚决的斗争,最终战胜了张国焘的分裂主义,维护了红军的团结和统一。长征战役战斗的胜利,正是红军将士同心同德、团结战斗、协同作战的结果。今天,我们加强军队现代化建设,推进军事斗争准备,仍然要高举团结的旗帜,把各方面的积极因素调动起来、把各方面的力量凝聚起来,互相配合,团结协作,为履行新的历史使命提供强大力量支撑。
  坚强的政治工作是胜利的力量源泉。长征中,红军的主体成分,是刚刚从农田和山沟里走出来的农民。他们有的稚气未消,有的大字不识一个,有的甚至是从国民党军队中过来的“解放战士”。是什么使他们具有坚定的信念和巨大的力量,是什么把他们凝聚成无坚不摧的钢铁集体?从根本上讲,是红军特有的、持续不断的、坚强有力的政治工作发挥了威力。各级因地制宜,因陋就简,见缝插针,采取开短会、办快报、发传单等办法,运用诗词、歌曲、标语、口号等形式,加强革命理论、党的北上抗日方针、革命英雄主义、党的民族宗教政策和革命纪律等宣传教育,提高红军官兵的思想觉悟,坚定大家克服困难、战胜敌人的决心和信心。积极开展战场宣传鼓动工作,开展火线立功、火线入党入团活动,使干部战士受到鼓舞,增添信心,保持持久高涨的杀敌热情。广大党员、干部以身作则,身先士卒,“平时能看得出来,关键时刻能站得出来,生死关头能献得出来”,做战士的排头兵。红军还通过召开祝捷大会、组织军民联欢等活动,大力宣传群众、组织群众、武装群众,动员群众积极支前参战。开展强大的政治攻势,震慑瓦解敌军。红军的这些工作,扮亮了红军长征的鲜活面貌,为壮大红军队伍、夺取长征战役战斗胜利发挥了重要作用。新世纪新阶段,我们推动部队建设又好又快发展,做好军事斗争各项准备,有效履行新的历史使命,面对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,必须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思想政治工作,抓好新世纪新阶段我军历史使命教育和革命传统教育,增强有效履行“三个提供、一个发挥”的历史使命感和政治责任感,努力提高打赢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的核心军事能力,提高应对多种安全威胁、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的能力,提高运用心理战、舆论战、法律战配合军事行动的能力,才能确保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,确保部队高度集中统一和安全稳定,确保戍边卫国、教育训练、处突维稳、抢险救灾等各项任务圆满完成。

  
词条标签:
非文化 文化